29 Apr 2020, EMIS行业研究主管Natalia Yanakieva

【专栏聚焦】应对COVID-19新冠 各国搭建临时医院

中国是第一个开始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的国家,为了吸取经验教训和寻求希望,全世界的目光因此再次聚焦在这个亚洲巨人的身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学习中国的做法,新建或将现有设施改造成临时医院(方舱医院)——这是建筑行业的一个小众领域,拥有不限于危机时期的巨大潜力。

全球媒体不断揭示着一幕幕残酷的画面:靠救生设备维持生命的病患绝望无助的眼神、全副武装与无形杀手较量的医务人员筋疲力尽的样子。在这种背景下,展现中国工人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市为新冠患者建造方舱医院的视频吸引了数以亿万观众的目光。这些视频让他们相信,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迅速采取措施是可能且切实可行的。依靠惊人的效率和完美的协调,几十台施工机械和数千名工人在短短几天内就建成了在正常时期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完成的工程。而且,同样重要的一点是,在这种危机时刻,建成如此规模的方舱医院并未花费大量资金。

做好最坏的打算

各地医疗机构都传递着同样的信息:重症监护病房(ICU)收治能力不足使新冠疫情进一步恶化。因需要住院治疗的患者数量不断上升,ICU很快就会或已经爆满。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卫生部门评估现有医疗设施的准备情况和收治能力,以便为重症患者提供基本的紧急医疗服务,制定筛查方案,确保对患者进行实验室检测并达到在新冠抗疫中其他重要的相关要求。

即便我们只是聚焦特定类别的国家,比如新兴市场,各国之间医院收治能力的对比也并不能说明问题。各国根据自己的人口数量、人口密度和地区分布,以不同的方式组织自身的医疗系统。然而,以往的运作模式可能已不足以应对当前的疫情。疫情的爆发需要有全然不同的应对手段,现在看来几乎无人为此做好了准备。

新冠病毒可能引发并发症,某些病人需要立即住院治疗。他们占用医院床位,导致其他仍需要住院治疗(不管有没有感染新冠)的病患没有床位可用。此外,也需要有独立的检测和病人护理设施,以防对医院和实验室的常规运作造成威胁。因此,为减轻公众对新冠在医院内部传播的担忧,同时提供即时医疗,各国不得不采取临时措施。

中国速度

中国是第一个在疫情期间开始兴建临时医院的国家。在意识到新冠患者数量暴增所造成的公共健康威胁后,政府批准将武汉的体育馆、会议中心甚至教室改造成临时医院。武汉医院床位紧缺改变了对患者的收治模式。疑似患者接受检测后,被收入临时医院,而病情恶化或已出现重症的患者则被转入综合医院,在那里,必要时可转入ICU和使用呼吸机。但政府非常严格地落实一件事,即无论此类临时医院快速投入使用的需求有多强烈,临时医院的建造一定要能够有效遏制院内感染。

除改造现有设施以外,政府还下令建造两座医院,均于2月初启用。根据以往经验,2003年“非典”期间,中国曾建造了北京小汤山医院。武汉火神山医院(1000个床位)和雷神山医院(1500个床位)均在短短几天内拔地而起,与北京“非典时期”的医院一样,也是用预制构件建成。这些措施使武汉大大提升了将新冠患者收入独立医疗设施的收治能力,同时使综合医院能继续正常运转,最大限度地减小病毒传播的威胁。

这些应急措施自身也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协调地方政府、建筑和施工企业;调配基础设施、物流和供应;寻找工作人员、医疗设备和物资,以确保患者和医务人员的安全。

你会抄作业吗?

虽然中国在逐步恢复,但新冠病毒已在全球蔓延,新的热点疫区已经出现。不同的医疗系统意味着各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能用来应对挑战的预算也不同。之所以单列出新兴市场,是因为这些地区整体医疗状况较差,有基础疾病者人数较多,对这些人来说新冠病毒更加致命。市场预期是新冠患者数量的增加意味着医院会被挤爆,(原有的医院)可能无法为所有患者提供适当的治疗,(在这新兴市场国家中)已经出现一些ICU床位数少于发达市场的国家出现的惨况(下表)。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越来越多的国家(无论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采取更低廉的临时医院作为替代方案,以减轻医疗机构所面临的压力。

发展中国家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方法。有的在建新医院,例如巴西里约热内卢准备在2个月内建成拥有200张床位且价值1.4亿巴西雷亚尔的Fiocruz医院中心。俄罗斯首都莫斯科附近的Golokhvastovo准备在一个月内建成一座拥有500张床位的医院,并为1000名职工提供独立宿舍。哈萨克斯坦正在阿拉木图建造一座拥有280张床位的医院。亚美尼亚新建设施规模较小,只花了3-4天时间,就新建了一座住院楼,提供40间单人隔离病房。

哥伦比亚的Medellin正在改造现有的建筑,即对一座废弃医院进行翻新。塞尔维亚计划在17天内将一座现有设施改造成拥有70张床位的新医院,并计划将贝尔格莱德会展中心改造成临时医院。印尼首都雅加达正将Kemayoran运动员村改造成临时医院。

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军队医院的停车场以及波兰多座城市搭起了医疗帐篷,而越南则在河内Bach Mai医院附近设立了一个临时快速检测中心。

疫情应急与平时应急

疫情大规模爆发意味着,大部分情况下,政府会承担临时医院的建造或改造费用。但也有例外:贝尔格莱德医院改造资金来自当地工程公司Termomont,而印度国内巨头塔塔集团则与国家合作在卡萨拉戈德建造一座医院,医院有540张隔离床位以及可容纳450人的隔离设施。

与此同时,企业也在寻求商机。随着中国的情况慢慢恢复正常,当地日报《环球时报》援引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人员的话说,印度已提议建造类似武汉“方舱”医院的临时医院。该公司在短短12天内就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建成了拥有100张床位的临时医院。这类起初由疫情催生出来的服务项目,可以适用于需要采取快速行动且能满足具体需求的不同应用场景。

这类快速建造或改造工程的最大优势在于,建成的设施可立即投入使用,而且成本大大降低。这些设施不必是永久性的,能实现专家、员工或流动设备的快速部署,或在永久性设施建成之前便于尽早开展行动。临时建筑往往都是用预制构件搭建,拆装方便,可在不同地方多次使用。

在疫情期间,政府可调用国家资源甚至军队,同时避免官僚主义——但这对建筑企业来说只能是一种奢望。企业必须应对资源有限、监管政策问题和程序繁琐问题。此外,他们还需要面对各种障碍,例如,需要建造必要的相邻基础设施。另外,还有项目方面的具体挑战,例如,需要为项目调动资源,或者预制构件方面的潜在限制。

新兴市场在某种程度上属于未被发掘的地区,那里资金虽然有限,但机会巨大。临时医院(方舱医院)能以很低的成本快速建成相关设施,这意味着更多的中小公司包括本地企业都有机会参与到临时医院的建设。尽管发达国家拥有兴建临时医院的经验和预算,但新兴市场也有机会快速学到经验,并来应对疫情的挑战。这可能是发展中世界在此次艰难时期所学到的宝贵一课。

 

本文作者:EMIS行业研究主管Natalia Yanakieva

 

CEIC与EMIS特推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数据资讯专题页面,此页面包含来源于CEIC数据库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相关数据与报告,与EMIS数据库的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新闻、分析研究与行业公司信息等相关资讯。点击这里即可查看



其他文章

相关文章

浏览更多?       沪ICP备15029198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400500号